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学校主站
新闻中心
 
学院快讯 首页  新闻中心  学院快讯

《德旺大讲堂》第四讲:潘知常教授谈《红楼梦》为什么这样红

发布日期: 2020-01-03 浏览次数: 359

20191221日下午,由南京大学、河仁慈善基金会、德旺图书馆主办的《德旺大讲堂》第四讲在福州市德旺图书馆一楼多功能厅开讲。

《德旺大讲堂》是在曹德旺先生的鼎力支持下,由南京大学、河仁慈善基金会、德旺图书馆联合创办的面向福州市民免费开放的公益性文化活动,将定期邀请海内外在人文社会科学、自然科学领域造诣深厚的优秀学者登台演讲,发表观点和研究成果。大讲堂旨在搭建专家学者与普通市民面对面接触的桥梁,从而达到普及现代科学知识、弘扬优秀传统文化的目的。自2019512日开讲以来,《德旺大讲堂》已在福州市德旺图书馆连续成功举办四期。

《德旺大讲堂》第四讲邀请著名美学家、红学家,南京大学教授、博导、南京大学城市形象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潘知常作题为“《红楼梦》为什么这样红”的讲座。讲座吸引了福州市200多位大学生、市民朋友前来聆听。整个现场座无虚席,许多听众都席地而坐,聆听了这场高水平的演讲。南京大学河仁社会慈善学院院长陈友华教授主持。

潘知常教授从《红楼梦》有多红讲起。毛泽东曾称赞《红楼梦》是中国“第五大发明”;白先勇说,“中国人分为两种:读过《红楼梦》的和没有读过《红楼梦》的”。潘知常教授认为,《红楼梦》是众书之书,是爱的圣经,是文学宝典,是灵魂史诗。《红楼梦》是我们中华民族的袖珍祖国,是中国政治社会的百科全书。读懂了《红楼梦》,就读懂了中国。在《红楼梦》里能看到你、我、他的人生,能看到过去、现在和未来。潘知常教授重点从灵魂史诗的角度,用悦读的方法,深入浅出地解读了《红楼梦》中的王夫人、王熙凤、秦可卿、薛蟠、尤三姐、史湘云、香菱、赵姨娘、李纨等一系列典型艺术形象及其背后的生动故事,精辟地解读了《红楼梦》教给我们的人生智慧。

《德旺大讲堂》第四讲演讲嘉宾:潘知常教授

一、要高明不要精明

潘知常教授认为,《红楼梦》教给我们的第一条人生智慧是“做人做事要高明不要精明”。所谓高明,就是思想要大,要胜中求战(有了必胜的把握再作战)。潘教授说,《红楼梦》总结的“高明”可概括为两句话:“羊毛出在狗身上,由猪来买单”,“一旦在风口上,连猪都会飞”。 意思是说:直接决定命运的,未必是看得见的原因;一个人要想成功,要找到风口,要借助加速度。是不是高明,就在于思想是不是大,是不是用全角的眼光看见那只“买单的猪”和“风口”,是不是先胜后战。

《红楼梦》塑造的王夫人和王熙凤的人物形象,是典型的“精明但不高明”。秦可卿死后曾托梦给王熙凤,她告诉王熙凤贾府即将要亡,为不使家亡后子孙流散,赶紧置办些田产房产,充入家族祭祀产业。将来即便抄家了,祭祀财产也不能充公,这样子孙至少还可以务农为生,也可以在家塾里继续上学,将来还能通过科考来重整家业。但是,贾府实际掌权者王夫人觉得预防万一的事情代价太大,不是必须的。另外,她一心想要往上攀登,夺取贾母的权力,并没有真的忧虑贾府的兴亡。王熙凤虽然精明能干,但她最担心、最害怕的是被丈夫贾琏休掉,所以她为了自保必须捞钱,为了捞钱,最终达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,顾不得家族兴旺的大事,这也导致了她的悲剧。精明但不高明的人,眼前事情的小算盘打的非常精,但是因为全心全意关注在眼前的一点蝇头小利上,忘记了大局的利害,导致最后失败。潘教授进一步指出王夫人和王熙凤不高明的原因是她们不读书、没文化。他说,“眼光”背后一定要有文化。研究表明,越是无知的人,往往越会盲目自信(没有文化的人的实际得分只有12%时,却认为自己的得分在60%以上)。这一现象被称为唐宁-格鲁克效应,简称达克效应

潘知常教授认为,现代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要从中受到启发。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不能光教学生技能,还要教学生眼光。一个孩子最重要的训练是延迟满足,延迟满足的关键是让他学会做今天看来没用的事,但是将来有用的事。学什么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教孩子从小就学会坚持,培养孩子们在挫折中成长的能力。最重要的是:好的学习习惯!比现成的短平快学到的东西要重要的多,它会让孩子受用终生。对于家长们关心的“孩子,应该爷爷奶奶带?还是应该爸爸妈妈带?”的问题,潘知常教授给出了自己的答案。他说,从风口、从猪来买单的角度回答这个问题,没有选项,只能爸爸妈妈带,除非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的价值观念更好、更先进。因为,“3岁看大,7岁看老”,父母会把孩子在7岁定型之前完全教成过去的你,而且价值观念无法改变。

二、要“先求不败”

我们的人生是“先求成功”还是“先求不败”?潘知常教授认为,失败是必然,成功是偶然,必胜不可知,必败才可知。所以,人生要“先求不败”,要“立足于失败”来考虑问题,不要“立足于成功”来考虑问题,“石佛”李昌镐从不追求“妙手”,每手棋,只求51%的胜率。曾国藩打仗,喜欢“结硬寨,打呆仗”,他从来不与敌军硬碰硬地短兵相接,即使在胜算很大的情况下也从不主动发动攻击,而是每个一个地方就在城外扎营,然后挖战壕、筑高墙,把进攻变成防守,先让自己处于不败之地。这类人站在全局的高度来看问题,提前防范危险,消除隐患,把威胁化解于无形。这就是《孙子兵法》说的:“先为不可胜,以待敌之可胜。”、“胜可知,而不可为。”

《红楼梦》里的秦可卿,漂亮、能干、有眼光、有人缘,近乎苛刻的完美主义者。但秦可卿是个孤儿,因为童年缺失父爱,有恋父情结,大叔控,性格软弱,这也是秦可卿与贾珍做出丑事的一个原因。秦可卿被被自己的性格绊倒了,必然失败。心理学家阿德勒说:“幸运的人,一生都被童年治愈;不幸的人,一生都在治愈童年”,秦可卿在此方面是不幸的。

潘知常教授还分析了《红楼梦》里的尤三姐这个人物形象。尤三姐破罐子破摔,跟富家子弟暧昧,犯了错坏了自己的名声。在与柳湘莲订下婚约后,没有想到被柳湘莲悔婚了,最后以自杀结束生命。潘教授说,尤三姐之所以失败是因为她是个小人物。对于错误的宽容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弱点,大人物与小人物最大的区别是:大人物可以管住自己,克服缺点;而小人物管不住自己,宽容缺点。

西方有句俗语:“魔鬼就藏在细节里。”一个又一个漏洞百出的细节,可能酿成的是灾难,摧毁的是公信力,最后形成一个“塔西佗陷阱”。尤三姐的故事告诫我们,一个人可以在小企业、小单位,也可以是小角色,但不能是小人物,必须是消灭了缺点的大人物。

三、要“常念一二”

“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”,潘知常教授希望大家“常念一二”,乐观看待人生,记住开心的事和别人的好。

《红楼梦》里的香菱就“常念一二”。她是个被拐卖的孩子,命途多舛,她却是红楼梦里最受欢迎的姑娘。她常说的话是:“不记得了”,她记得的,都是生命中点点滴滴的美好的东西。史湘云也是“常念一二”的快乐姑娘,她曾对林黛玉说:“我也和你一样,我就不似你这样心窄。” 《红楼梦》里也有反例,比如“常念八九”的赵姨娘。她总觉得别人欺负她,总是记着不快乐的事,最后把自己的心灵变成了一桶碳酸饮料。

潘知常教授说,心情是成功最重要的保证,积极情绪、快乐心理让正常人更强大和更具创造力。1560年,瑞士钟表匠布克在游览金字塔时做出石破惊天的推断:“金字塔的建造者,绝不会是奴隶,而只能是一批欢快的自由人。我们应该向香菱、史湘云这类人学习,无论身处什么景况,都不忘寻找爱和美。

四、人生是场“马拉松”,不是“百米赛跑”

潘知常教授说,人生是由忍耐和煎熬组成的,不是一次百米赛,而是一场全马马拉松。在《红楼梦》里,跑马拉松跑得最好的是李纨。李纨的丈夫是贾宝玉的哥哥贾珠,可惜贾珠早逝,李纨失去丈夫后,一切归于平静,再也没有争夺之心。她常说的话是:“不问你们的兴与衰”。但是,李纨没有绝望,她倾尽心血,全方位培养儿子贾兰。最终,李纨在贾府大厦将倾的时候,依靠贾兰的金榜题名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劫。

美国一首诗歌里说:“纽约时间比加州时间早3个小时,但加州时间并没有变慢。首尔大学教授金兰都提出“24小时理论,他将人生等价于24小时,假如你能活到80岁,那么1年相当于0.3小时,30岁仅仅才上午9点钟,一天刚刚开始而已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命节奏,不用着急。我们自以为的失败、颓废乃至绝望,人生的时钟可能只轻轻拨动了一下,只要我们愿意,就会有无处咸鱼翻身的机会,持有这种时间观,我们的生活将会更加从容,有高度,而我们的坦然的表现,也能称之为大格局。马云曾在一次演讲中提到“荷花定律”,一个池子里的荷花每天开放的速度都会是前一天的两倍,直到第三十天时,就能把一个池子开满。你知道荷花开了半个池子时是第几天吗?很多人会不假思索地回答是第十五天,其实是第二十九天,也就是说,最后一天荷花才从前一天的一半,开满了整个池子!潘知常教授希望大家一定要记住人生是场马拉松,成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靠的是坚持和毅力。

讲座尾声,潘知常教授对整场讲座作了总结。他说,在《红楼梦》里可以发现太多的人生智慧,今天讲的只是《红楼梦》中的一滴水。“思想的大小”和“胜中求战”是我们从灵魂史诗的角度读《红楼梦》首先要读出的两个关键词。每个人的成长,不是单维度的比长度,也不是两个维度的比面积,而是全维度的比体积。一个人要想获得指数成长,首先要转变一种思维——即在确定的大方向里找概率。通俗点讲,也就是“思想的大”与“胜中求战”!

潘知常教授的讲座为在场听众带来了一场视听盛宴,幽默的语言和独特的讲述风格不仅吸引了大家对“红学”的兴趣,而且潘知常教授所讲述的《红楼梦》中的人生智慧值得我们深省并终生受用。

Copyright@ 2014 南京大学河仁社会慈善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南京市栖霞区仙林大道163号南京大学仙林校区河仁楼    邮编:210023
电话:86-25-89680963/89680964    传真:86-25-89680964    Email: hrca@nju.edu.cn